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思路小说铁路情结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9:53:3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甬温高铁线上,“轰”一声追尾巨响,39人丧生,200多人伤残,两辆崭新的动车报废。这么个特大事故,猝然撕裂了我美好的一段记忆,几乎摧毁了我心中的那份情结。  我曾修过铁路,体验过其中的艰辛,因而对铁路有着特殊的感情。  那时候参加“三线建设”,在喀斯特地貌的桂北山区,开始了我的铁路建筑史。我们民工,拥有部队师、团、营、连、排那样的番号,实行的是军队式管理。  我们这个连队,驻扎在远离壮族村寨的一个乱葬岗。住的是用竹子搭架、茅草盖顶的草棚,睡的是自编的竹床,床头就是一大片荒坟。夏听蟋蟀见鬼火,冬闻蛩鸣饮怪风。一场暴风雨后,棚顶被掀起飞走,跑到山下找脸盆。生活上艰苦得没法说,常常少米缺菜,就只能喝稀粥,每人半饭勺豆豉水。  可这是建筑国防铁路啊,民工们热情高涨。你见过千军万马上战场的情景么?红旗招展,号子震天。真是沸腾的工地!我们连队负责在龙江桥头筑起路基,从底部到顶部达27米——如同十层楼房的高度!  每天,从早到晚,我们干的是除草、清基、挖泥、填土、夯实的活儿。那么几厘米一层、几厘米一层地铺叠上去,靠的是肩挑、车拉。逆着陡坡,把装满泥土的板车往上推。为了减小坡度,还得筑起长长的“引坡”,好让板车推上高处。路基渐渐升高,而在几百米开外,挖出一个个深深的巨坑,如同一张张干涸的池塘。  当时的宣传口号是:战争就在眼前,修路分秒必争!紧张的时候,我们后半夜2点就起床,干到次日晚上的7点,除了中间吃饭略微休息,一天干活16个钟头。连续十几天下来,疲乏得人仰马翻,那叫一个半死不活。  民工们不光流汗,还会流血。记得有一次,龙江岸边的隧洞里躺着三具尸体——那是放炮时殉职的爆破手。工地上时有这样的事件发生。可是,就在那些遗体的旁边,我们又开始了奋战。我们听说,为民请命、备受屈辱的副总指挥彭德怀,奔忙在工地上;他的冤死,也在三线任上!  就是这条枝柳铁路,给山乡送去了文明,使闭塞得到了开通。也就是这条铁路,在我的脑海里刻下了深刻的印记,融进了我永远也不会淡薄的感情。  大学毕业后,我在省电台当记者,到三江侗乡采访,曾路经当年修路的这个地段。旧地重游,心潮澎湃。当列车在铁路上奔驰,掠过那一个个积水变成池塘的巨坑,跃过十层楼那样高耸的路基,呼啸驶过龙江桥的时候,我的心在展翅飞翔,那股豪情可荡天地!  往后不时出差,也多乘坐火车。那车轮拍打铁轨发出“吭,嚓嚓,吭,嚓嚓,吭,嚓嚓……”的声音,在我听来,犹如踢踏舞美妙的伴奏,是快三步昂扬的节拍。  当然,很多时候,我也不免觉得列车的速度太慢了。从南方去北京,特快列车也得四十多个小时。社会在迅速发展,生活节奏在加快。列车也应提速呀。联想曾在日本新干线乘坐“子弹头”,从东京到大阪,是那样的安全、舒适、快捷!法国、英国、德国等欧洲国家都在发展高速列车,甚至磁悬浮列车。再回顾历史,英国的工业革命,就是从蒸汽机、铁路、火车开始的。那么腐败无能的晚清政府,就连守旧如磐的慈禧太后也修建了京津铁路。因而可以说,铁路的修建,是科技开拓的,是远大鹏程的发轫者。到了如今,咱中国的铁路已经密如蛛网,还修到了世界屋脊西藏去,咋就不能给列车提速?咋就不能发展高速列车?  后来,如你所见,高铁果然发展起来了,且速度之快,超出了你我的想象。  然而,快速之中也就埋下了可怕的隐患。在动车事故发生之前不久,爆出了以铁道部长为首,铁路系统的八个大贪官。看来,贪官们也有“铁路情结”啊!他们盘踞在铁路部门,热衷于快上高铁,难道不是为显示政绩而急功?难道不是图粉饰太平而颂歌?难道不是要遮掩劣行而浮躁?难道不是因贪贿而无视生命?  不管怎么说,中国的高铁建设掺杂了太多功利的因素。犹如清纯的歌曲里混进了种种杂音,甚至是强烈的噪音,全变味了。  就因为这样,才会酿成这次动车追尾的惨剧。事故的罹难者,都是冤死,并没有当年工地殉职者的壮烈,而只有悲伤;彭德怀在天有灵,请您看看你的继任者是怎样卑鄙的行径、丑陋的灵魂吧,您只能愤怒!  眺望远方,我不禁一阵迷惘。心里有如打翻了调味瓶,五味混杂。往后我还敢乘坐高速列车么?我对铁路的那份情结还在么?它还能继续保持下去么?它还能保持多久呢?   共 168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好的癫痫专科研究院
中医治疗癫痫,能治愈吗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