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流沙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2:22:1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大漠,夕阳如血,断壁残阳隐忧愁。  借酒、借酒消愁磨剑。  磨剑、磨剑起舞桃花。  桃花、桃花飘飘如血。  如血、如血漫天流沙。  流沙、流沙难止心中所痛。    秋风,天变异相,风往东行,大沙。  归家。  有的时候,我不清楚自己是谁?很多时候我会遗忘自己是谁,直到回到某些固定的地方,才会忽然想起自己是谁来,或者说是存在于某个地方的某个自己。  还是那棵桃树,坠月似乎如故,但我知道,今日的坠月已与昨日不同,时光在此流淌而过,只是遗忘了我。  我带着剑回家,可惜这里已经不再是属于我的家,从进来到那一刻起,我觉得自己很陌生,不知道为什么,我养的鸽子不认识我了,它们瞪着眼咕咕叫,我知道,很多时候,无论感情有多么深厚,如果离别得太久,都会被淡化和遗忘,或许,彼此已经不再需要昔日的那份情感啦!  我摸着可爱的鸽子,知道它们已经对我陌生,或许不再认识我是谁。在短暂生命的动物面前,时间或许更能冲失一切情感,毕竟它不可能耗尽一生时光来等待别人。这一趟远行,或许只是我生命年轮里的一遭,但对于鸽子来说,或许就是一辈子的别离,那只受伤的小乳鸽,已经能够展翅高飞,而它温柔的妈妈却早已死去,时间对于短暂生命的动物来说,更是宝贵。而对于我们来说或许只是一种无谓的浪费和荒执。  不在的日子,影一直帮我照看坠月,这里有清澈的泉水,桌椅擦拭得干净利落。我知道,有个人等着我回家,想到这样,突然觉得自己离这个家已经很远。  大漠的日子依旧枯燥,仍旧一个人喝酒,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生活。我想,我离开这些鸽子太久了,放飞它们,它们还会归家吗?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我会开始渐渐在乎一些东西,比如担心放飞的鸽子不再回家。当人开始害怕和担心一些东西的时候,她的心就那么的有牵挂,无法得到洒脱和宁静。  呵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会担心起从前不在乎的东西。我有点担心我这样的状态,对太多事物有所留恋,心中就会有牵绊。    在雁门关以南,飞鸟密集的地方有一个人,他是关外有名的掘墓者,这家伙每年都会骑着马四处奔波,然后带大批财宝回家。这样的人很令人羡慕,每每看到他抽着旱烟出没,大家都会咂咂嘴说,这次不知道又去哪儿发财啦?!  掘墓人的身世很可疑,踪影也飘忽不定,只是人们知道他居住在大漠飞鸟密集的树林里,那里丛林密布,怪树成林,人称鸟笼。有人进去过,就没再出来。  听说掘墓人一直在寻找一处隐秘的宝藏。不久前他盗取一处古墓,从古墓里得到一件宝物,据说这件东西和传说中的良渚宝藏有关系,于是关于宝藏的传说愈发纷纷扰扰开来!  上坠月楼找我的人也越来越多。  以后的生活,竟然被一个宝藏的传说所困扰,太多人想要从我身上打探到宝藏的下落,更有人说我已经找到了宝藏。  真让人觉得可笑,不过这笑话一点也不好笑。我越来越觉得不好笑啦!  或许我不该回来,不过有的时候人做什么都由不得自己。  我暂时到影居住的地方避难,坠月,或许不能再回去啦。可惜谣言难避,更多的人开始说我携带宝藏私逃,更多的人开始寻找我的下落。  影的身份特殊,现在的她不比往昔,如今的影是沙漠人人敬仰的女侠,那场瘟疫,让她在大漠里生存有了地位。所以,待在她那里暂时安全,我从未想过将来有一天会靠自己的徒弟来解救自己。  虽然暂时没有人敢来这里造次,但依旧无法太平。夜晚,影就睡在我的身边保护我。回到大漠,我好久没有睡个好觉。所以有影在身边,这一觉睡得很熟,很熟。  半夜我醒来,看到她用手紧紧的抱着我,她轻声对我说,你发抖得厉害,夜晚难以睡得安稳,是不是做恶梦啦?  我平躺过身体,然后用手摸着脑门上的汗水说,不知道,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影,大漠或许待不长啦!  你要离开吗?  我点头。  她起身对我说,可你背负宝藏的这个秘密,到那都不会安宁的!  我点头,是呀!  她用手抚摸我的脸说,师父,看你憔悴了不少!为何不将宝藏的秘密告诉大家?宝藏对你来说其实不重要不是吗?  我冷冷一笑,可我确实不知道宝藏的下落。  她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可你去了良渚!  我并没有找到宝藏!  有人会相信吗?没人会信你的!  我起身看着影,连你也不信吗?  她摇摇头,不!我相信师父!  我冷冷的叹了口气,全身发热再无睡意,我对影说想喝酒。    夜晚看着影起身去拿酒,她似乎长大了,不止这年轻的身段变得愈发饱满成熟,就连她的内心也变得愈发成熟,和我离开之前的她有些不同啦!  这次似乎要连累她啦!对于影我有所亏欠。  我喝着酒,全身乱得不行,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几乎将要面临一场大难。  影对我说,师父,你离开我好长时间啦!我想知道你去良渚做什么?是去找那个真正的红幡吗?  我喝酒的手突然顿住啦!说到良渚,令我想起的并不是红幡,而是另一个女子明月。  我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可笑得厉害,有些事情想逃却愈发逃不掉。这一辈子都不想涉足江湖的事,如今照样要在江湖中生存。想要忘记一些感情的伤,却总被别人时时提醒。  影,有些事情你不明白,我也不想说。    从那一天过后,事情似乎越发混乱。  立秋,天气却越来越热,一切似乎都开始混乱起来。但却有一件事令我值得高兴,白鸽回啦!  每年的秋风时节,都会有一个女人从远方来看我,她就是白鸽,一个美丽的扶桑女子!  白鸽,仍旧一身潇洒的白,她一头乌黑长发如水榭,用红色的发带系着,面仍旧如莹玉般洁白。她每年都会回坠月去看她的鸽子,年年如此,因此我唤她白鸽。  鸽子仍旧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住进了坠月,因为她不是他们要找的人,所以免过一场劫难。看着洁白的鸽子,她冷冷的对他们说,如果谁敢伤害了她的鸽子,她会个杀了那人!  很多人都觉得不明白,一个女人为什么会为一群鸽子而动怒?只有我知道,这坠月楼的鸽子,对她来说是全部!  听说坠月楼里来了个女人!影回来告诉我。  我点头,知道是白鸽,因为她每年都会从花都来看这群鸽子。    那一夜,我看到白鸽在喂她的鸽子,依旧如同温柔的母亲,她手中的剑没有让她变得全部无情,或者说对于某些在乎的东西不会无情。  我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在橱柜里找到了一坛酒,然后抱着酒坛靠在墙上看她喂鸽子,鸽子咕咕咕叫,我边喝酒边望着她。  白鸽抿嘴一笑,然后背对着我打趣的说,怎么变得这么狼狈,连自己的家都不敢回啦?  我喝着酒,愈发郁闷的叹息说,这么多的苍蝇围着我转,我敢回来吗?  她呵呵一笑,也有让你害怕的事!  哼,我哪有你潇洒,丢了一群鸽子给人照料,自己却云游四方。  她放下喂食的木勺,然后回过头来看我,我这不是回来看你了吗?  看我?还是和外面的人一样,来看我的宝藏?  她笑面如花,看着我说,谁让你抱着宝藏不放?看你这么狼狈的样,真令人开心!  我嘿嘿一笑,然后抱着酒坛坐到她身边,你也和他们一样是为了宝藏而来的?  她用手试试剑说,好久没有和你比剑啦!它很寂寞!  原来你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我想人有些东西是怎么都不会变的!像白鸽这样,一个肯放弃花都国的女人,怎么会在乎什么宝藏呢?我知道白鸽在乎的是什么,我和她之间的那份情意,还有这群白色的鸽子。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我能相信的人,那么只有她,白鸽,一个可能成为对手的朋友。之所以不会成为敌人,或许是因为彼此都不想太寂寞。起码,不想让手中的剑太寂寞。  当世界上没人能够成为自己的敌人的时候,敌人就比朋友更重要!如果有人能够夺下我手中的这把剑,那么一定会是白鸽!  我们都不说,但有些东西彼此明了。    我默默的说,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再有机会比剑!  她仰头哈哈一笑,你开始害怕了吗?  我遥遥头,只是觉得有点害怕!  因为你开始有感情啦?  或许吧!  谁让你改变的呢?  是明月,我仰着头对她说。  她哈哈一笑,一切皆为明月起!  她接过我手里的酒喝着,然后不再言语。    时间如同肆意流淌的流沙,有些东西将要发生,只是还不知道罢了。我之所以会害怕,并不是因为这不安混乱的感觉,而是因为,人都会害怕。  泪痕剑一直留在身边,现在的它是能够保护我性命的武器。有的时候我想,人真奇怪,当你不畏惧死亡的时候,死亡离你好远,但你开始眷恋凡尘的时候,这死亡又来得好快!  这一次,我会死去吗?会死在谁的剑下?  我看着白鸽说,如果死亡,我想死在自己的剑下!  她诧异的看我,然后有些生气,如果泪痕你死了!那么,我的世界便是孤独的!  我仰头哈哈大笑,你手中的剑是孤独的吧!  她也哈哈一笑。    那一天,我们喝光了坠月楼里的所有酒,人也变得忽轻忽重。  我醉啦!我说,白鸽,我们去比剑吧!  她看这我问,你还能拿得起手中的剑吗?  我哈哈一笑,拿起泪痕剑跃上屋顶。  白鸽随后跟上,我躺在坠月楼顶上看满屋顶的月光,白而浪漫。楼下满地黄沙变得安静而清幽。  白鸽,如果我死掉,以后就没人和你比剑啦!  她哗——的拔出手里长剑,月光冷清下看着我。  我呵呵一笑,然后饮下一口酒来。  她也哈哈一笑,然后饮下一口酒。  剑影飘零,天隐飞沙。  每一剑,都使得那么的酣畅淋漓,她的剑如飞鸿,人如幽兰。我们醉里舞剑,借酒起歌:  借酒、借酒消愁磨剑。  磨剑、磨剑起舞桃花。  桃花、桃花飘飘如血。  如血、如血漫天流沙。  流沙、流沙难止心中所痛。  哈哈哈,白鸽,若问此生畅快的事,莫过于与你磨歌舞剑! 共 377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痛的的主要症状
黑龙江男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