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廊坊京廊同城给北京当好卫星城

2018-10-30 11:31:03

廊坊:京廊同城 给北京当好卫星城

按:3月8日晚8时35分,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市长王爱民应邀走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直播间,参加 中国之声 全国 两会 直播特别节目,剖析廊坊发展新机遇,畅谈廊坊发展新思路。

主持人:王市长,欢迎您到我们中央台做客,很高兴再次采访您。记得四年前,您曾经在我们设在廊坊的直播间接受过我的采访,当时我们直播中国节目选择的主题是探寻廊坊从昔日小镇到新兴城市的发展轨迹,如今这个新兴的城市在这四年有什么突出的变化吗?

王爱民:我想变化是全面的,也是深刻的,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大体上涨了将近一万块钱,产业我们当初都在打基础,比如说信息产业,像华为、富士康,当年我们引进的这些大企业,现在都已经投产达效,华为去年交了7个多亿的税。城市建设也是日新月异,已经从昔日的一座小城变成一座非常现代、美丽、生态的城市。

主持人:廊坊有着非常明显的优势地理位置,比如说它跟京津是接壤的,而且在京津冀的一个中心位置上。不少北京的市民一放假就往廊坊跑,还有不少北京市民在廊坊买了房子。我觉得北京和廊坊的这种对接已经很好了,可是我了解到,咱们廊坊还是觉得不够,要打造与北京同城的概念,你觉得有这么好的机遇实现这样的愿望吗?

王爱民:确实有,廊坊的发展靠北京,我们一直提对接京津,对接的境界就是同城。机遇是什么,就是北京市这几年发展太快了,今年又提出来两大战略举措,一个是城南的开发,一个是聚焦通州新城的建设。城南建设就说要投资2900亿,要建7条轨道交通,27条跨区域的主干道,你想这些设施都建完了,永定河变成一个生态和高科技带了,再往南是机场,机场南边是那?是廊坊,等于就是把北京城修到廊坊边上了,一脚北京一脚廊坊,它就是一个城市了。

主持人:其实要算起来,我就算一个城南的北京市的市民,其实我也特别好奇,如果在城南修建机场的时候,再往南去,再往东去就是廊坊了,但是我还是要继续问一句,我们这边城南在规划,廊坊去对接的是那些东西呢?去对接的是什么具体的内容呢?

王爱民:我想起码有三条可以对接,就是基础设施可以对接,刚才说的轨道交通这些路,再往南修就是廊坊。

第二就是我们产业的对接。一周一带多园区,这个园区就是产业,包括永定生态带和高科技产业带,这些都是需要产业对接的,我们就是为北京的产业带服务,比如说它做主机我们可以做零部件,它做上游我们做下游,它做设计我们可以做生产。

第三就是城镇带的对接。北京是龙头,是中心城市,我们可以给你做卫星城市,可以分享、承担你的一些功能,北京城不可能把所有的功能都自己做,我们甘愿当配角,给北京城当成好的卫星城,作为北京新的发展空间。

主持人:实际上北京这几年一直在打造自己的卫星城,如果按您的说法,廊坊纳入到北京旁边的这样一个卫星城,那是不成问题的,可是我还是有一个疑问,毕竟刚才您讲到的这些想法是咱们廊坊提出来的,北京市是怎么考虑的呢?我们政府之间会不会有一些具体的考虑,我们接下来还要做那些具体的工作?

王爱民:你说的这个问题,像搞对象一样,不能剃头挑子一头热,得两边都热才行。

主持人:你们想跟我们一起对接一起发展,您有什么东西拿给我们?

王爱民:应该说省和市对接非常好,去年北京市和河北省签了战略合作协议的框架,其中包括把北京的轻轨修到廊坊。昨天我还见到北京报纸上还登我们发改委主任讲这件事,就是要把L2和M6修到河北去。北京市政府非常有风度,在发展当中确实有区域发展的意识和理念,包括北京的规划委都非常主动。我们去年访问了北京规划委三四次,北京规划委主动带队到廊坊去,我们对接的非常好,因为城南开发这两大措施刚刚提出来,我们还没有就这件事跟北京市委、市政府对接,但是我想北京市委、市政府非常有胸怀。

主持人:虽然现在还没有直接去做进一步的对接,但是现在已经跟北京市规划委联系上了,下一步的话有没有做一个时间表,大概什么时候可能会跟北京市政府做一个接洽呢?现在有没有这样的想法?

王爱民:这个我们下来再加快进度吧。

主持人:其实交通的全面对接确实是直观的,我记得在北京站和北京西站有938、930,这都是北京很有名的公交车,很多北京市民经常坐。我记得上次去也感觉挺快的,一个小时就到廊坊了,但是北京老是堵车,有的时候可能有点耽搁,还是想问问您,我们什么时候能够通过立体化的交通方式实现无缝对接和零换乘呢?

王爱民:具体什么时候我不好说,但是我想应该是很快了。我想要是无缝对接和零换乘有几条,就是你刚才讲了立体的,光靠一样公共汽车做不到,将来要是轻轨过来了,这是一个重要标志。所以要是轻轨过来了,公共汽车过来了,高速过来了,你要说有急事,我们可以轻轨,可以高速,还有一点就是京沪高速铁路,将来从北京南站出发的话,假如说你到廊坊市区办事15分钟就到了。

主持人:要是真的10到15分钟的路程,原来就是邻居,现在就是一家,刚才您也已经给我们介绍到了轻轨,而说到一个L2一个是M6,还是具体给听众朋友介绍介绍,L2和M6到底是从那到那开到廊坊去的轻轨。

王爱民:这个L2就是亦庄将来进入到廊坊的一条线。

主持人:这是北京城南的,亦庄本来也是北京一个高新产业带,也是一个非常集群的产业区。

王爱民:M6就是八通线,就是从通州将来再往前修,修到三河的燕郊新城,这两条线是北京市政府和河北省政府签的协议当中定下来的,我想将来城南7条轻轨再修的话,可能还有不只两条。

主持人:与京津的无缝对接和零换乘,无非是要带动大量的人流、物流,还有信息流来带动产业的发展,可是我要替廊坊的市民问一下,如果北京进不去的产业或者是北京进不去的企业落户到廊坊,这会不会使得我们的产业低端化,尤其是有一些带有污染的企业,如果进驻到我们廊坊的话,会破坏我们廊坊优美的环境啊。

王爱民:在对产业布局的时候,我们也有一个原则,不管是什么产业,凡是有污染的,凡是高耗能、高耗水的廊坊不能要,因为我们在北京边上,我们不光是污染自己,我们也不能污染北京,所以我们应该有这种意识。我还想说一句,北京不要的产业,或者进不去北京的产业未必是低端产业,因为北京是行政中心、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现在一般的二产是不要的,但是对于廊坊来说,像现代制造业,像IT产业等等,对我们来说是高端产业。

主持人:一般来讲,高端的产业能够给你们带来多大利润?

王爱民:这个就看企业了,例如华为,头一年交税7个亿,对于一个市来说,也算一笔收入了。

主持人:那确实是不小的收入。廊坊眼下也在产业发展当中转变方式,调整结构,而且今年两会期间,这几乎也成了一个主题词,在北京这样的特大城市的周边,就有这样一种说法叫大树底下不长草,廊坊会不会担心在这种虹吸效应的作用下让咱们资金人才没有受到辐射反而被吸收走了。

王爱民:应该说是大树底下好成凉和大树底下不长草是同时存在的,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就是看什么阶段,什么产业。比如说北京在它自己发展的过程当中,它在聚集的时候,肯定是虹吸效用,我想这点北京的朋友也应该认同的,谁发展的时候也不能先给了别人好东西,肯定自己先发展。但是现在北京的发展已经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就形成这种政治、文化中心、金融中心,它对这种现代制造业这种东西,已经对它来说不是很需求的东西了,但是对廊坊这就是好东西。

再一个就是结构,比如说搞金融的,肯定不能在廊坊做,肯定在北京做。但是廊坊有廊坊的优势,比如说我刚才说的IT产业,休闲商务,这些东西北京也是不具备条件的,因为你的生态条件有限,你的空间和承载力是有限的,廊坊地大,我们6400平方公里,跟北京的平原面积是一样大的,氧气多、绿多,很清新,很开阔,适合做休闲和商务。所以对这些产业来说它就不是虹吸的,我们跟北京的合作,可以概括为四句话。

句话京廊同城,省委省政府也有这种胸怀,要廊坊跟北京对接,应该作为依靠北京来发展,对接的境界就是同城。

第二句话服务要主动,虽然是同城了,但是你指着北京给你派活儿是不可能的,考虑你也不可能,所以我们廊坊要主动,我刚才说北京是全国的首都,不能光考虑你的事,人家是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我们作为配角好好主动服务,主动承担北京需要的一些功能。

第三句话扬长造特,我们首先发挥自己的长处,把自己的优势做出来,要做的有特色,没有特色就没有吸引力,没有核心竞争力,所以要做出特色来。

第四个是互利双赢。我们要给北京做贡献,但是我也不能说光做贡献,学雷锋也得有点好处,也得自己发展,我想互赢共赢是市场经济条件下能做成事的基本原则。

主持人:廊坊这几年发展很快,我还知道廊坊人民生活水平得到了迅速的提高。王市长,因为时间的关系,咱们还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您跟我们说说未来几年廊坊人民的幸福指数会不会进一步的提高?

王爱民:那是肯定的,因为全国人民的幸福指数都在提高,科学发展就是以人为本,我想廊坊更有条件提高人民幸福指数。我想所谓的幸福指数现在不是吃穿的问题,首先是大家精神上要得到满足,要坚定信心,觉得廊坊一定会更美好,要天天看到变化,收入天天在增加,要使我们廊坊在全国的地位,在北京周围的贡献应该更大。

补课袋
北方基因小分子肽
养森肩颈舒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