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地产大佬恩怨背后的利益局绿城狗血剧

2018-11-02 12:26:56

地产大佬恩怨背后的利益局 绿城“狗血剧”

本报 王海春 上海报道

一段从开始相互称好,被认为是长久的姻缘,一对惺惺相惜的兄弟;不到半年时间突然反目,在绿城上演了龙虎斗。

在5月22日融创与绿城签署协议以约50.6亿元收购绿城24.31%的股份时,大家都在说,两个真汉子“终于在一起了”。半年后,宋卫平以公开悔棋的方式,宣告了那段好日子已一去不复返,自己将回归绿城。

“100多天发生的负面事件,太多的负面,已经明明白白告诉我,我一定是卖错了。”11月19日,一个月以来处于风暴中心的绿城创始人宋卫平,打破沉默出来说话了。对于为什么执意回归,宋卫平明确指出,融创和孙宏斌的基因,明显不融于绿城。

而故事的另一主角、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除在两周前侧面回应外,一直以沉默应对。而随着事态的扩大,这一态度显然不会维持太久。融创收购绿城,作为今年房地产的大事之一,一开始或许只是没有猜到开头,现在看更难猜的还是结尾。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显然不是一般的悔棋,生意场上的“狗血剧”从来都是掩人耳目,背后争的还是利益。要知道,绿城卖给融创的5月份,国内的房地产市场在严厉调控下几乎一片哀鸿;而宋卫平宣布回归的10月份,房贷政策刚刚松口,市场甚至迎来了一波反弹。而这两个时间点,对于市场的判断上上下下都出现了转机,一句“卖错了”,没那么简单。

龙虎斗利益局

自宋卫平悔棋欲重返绿城后约一个月内,无论是融创、绿城、九龙仓还是事件关键的当事人宋卫平、孙宏斌,都鲜见对外界种种传闻做正面回应。

孙宏斌11月6日曾表示,自己做事的原则是“多做双赢、少做一输一赢、不做双输”的事。在外界看来,孙宏斌所说的“不做好人、不做坏人,做人”,并不仅仅是指自己的原则,还有暗含影射宋卫平的味道。

宋卫平终还是坐不住了。

“绿城肯定不属于宋卫平、寿柏年,更不应该属于孙宏斌。”11月19日,宋卫平首次正式发表了回归声明,明确表示自己犯了错,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该卖的人,并希望孙宏斌今后能更多关注一个企业的综合价值。这份有着罪己、悔过味道的声明,也是宋卫平次对外承认自己与孙宏斌之间在企业管理上存在矛盾。

事实上,在“杀回马枪”的背后,宋孙两人在明面和暗中的对立和角逐已相当激烈。自10月底传出宋卫平回归之后,双方已经过多轮角逐。首轮角逐集中在宋孙一致行动人的问题上。

据了解,宋卫平10月25日向孙宏斌表示了自己对绿城的担心,希望中止股权交易。孙宏斌随即到杭州与宋卫平会面,双方展开谈判。经过5天的谈判,孙宏斌10月30日同意宋卫平回归绿城,但前提条件是还钱,并补偿股权溢价。

关于宋卫平回归绿城的条件,一度传出将双方的平台公司——融绿并入融创旗下的说法。然而将融绿并入融创这一方案,获得了宋卫平的认可,却并未获得九龙仓的认可。

在宋卫平向孙宏斌表示回绿城后,有绿城小股东向香港证监部门举报,称宋卫平及其妻子夏一波、绿城中国副董事长寿柏年及孙宏斌为一致行动人,应暂停交易。《华夏时报》在采访中了解到,如果这一说法被采用,双方的交易将自动作废,而宋卫平将胜出。

“这一招对宋卫平相当有利。”杭州一家地产机构高层称。针对“举报信出自宋的妻子夏一波”这个消息,宋卫平明确表示有人在混淆视听。

举报信事件后,香港证监局立即向绿城及相关方发出问询函,双方股权交易暂停,这使融创方面变得焦躁起来。消息称,孙宏斌通过融创中国总裁汪孟德转告宋卫平,如果不让交易继续进行,将诉诸法律,起诉对方商业欺诈。

孙宏斌通过汪孟德放的狠话还未见效果之际,宋卫平方面近日表示,交易结果如何还没有定论,要等港交所的认定结果。

谁的绿城?

地产大佬的恩怨故事纠缠正紧,另一场激烈的暗中争夺,发生在对绿城员工、公司的控制权上,看谁能先一步获取绿城股东的支持。

上海一家投行高管指出,港交所的判定是一方面,但更重要是在公司内部能获得多大的支持。“尤其是重要股东。”上述投行人士说。

在孙宏斌与宋卫平对绿城控制权的争夺中,谁能获得九龙仓的支持,似乎谁才可能终胜出笑到。据悉,九龙仓持有绿城24.31%的股份,在交易前为绿城第二大股东。九龙仓这一票会投给谁?九龙仓给的回复是:“现在不方便发表意见。”

本报此前多次向九龙仓提出是否有意接管绿城,九龙仓均表示并无此念,只希望做战略财务投资人。全国房地产商会一位理事则指出,对财务投资人九龙仓来说,重要的不是谁执掌绿城,而是谁能为绿城带来长期而稳健的回报。

问题是,在某种意义上,绿城已非以前的绿城,宋卫平能否继续带队现在看悬疑很大。其中主要原因在于,在股权交接期,绿城无论是高层还是中层管理人员,均经历了一场不小的人事震荡:原绿城执行总经理傅林江、绿建总裁许峰、产品执行官王科等多位高管已先后从绿城离职,随宋卫平到蓝城创业,另一位执行总经理应国永已离职自主创业。

绿城高管留出空缺后,融创中国财务总监黄书平被任命为绿城执行董事,来自融创的田强、陈恒六、郑甫加入,田强出任绿城总经理,陈恒六与郑甫被任命为绿城副总经理。

除了高管团队,短短几个月里,绿城各区域带队的中层管理人员,也经历了一场大换血。孙宏斌7月1日完成交易支付后,立即开始对人事重新布局。融创7月7日成立了七个工作小组接管绿城全国100多个项目,并重新对绿城进行了集团、平台公司、区域公司三层管理架构的搭建。在接管绿城的几个月内,融创团队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更换了绿城在全国的29个项目经理和24名销售负责人。

由于中高层团队均已被换,宋卫平也开始做人事布局。11月19日,流传出但未经证实的绿城文件显示,由宋卫平核稿的免职令中,免去了田强绿城总经理职务;在同时出的聘任令中,由应国永接替这一职务。

近日又有消息称,“绿城员工拒绝执行宋卫平指令。”而为了获得内部员工的支持,在内部扎稳根基,孙宏斌和宋卫平先后通过自己手下人以内部邮件的方式,展开了对绿城员工的拉票竞争。

11月16日,绿城员工收到了一封由罗钊明、郭佳峰、曹舟南绿城3位董事签署的名为《风雨与共,砥砺前行——与绿城人书》的邮件。在回顾20年以来绿城历程的同时,指出“绿城的问题终归是家里的事情”,而由“绿城人承担绿城的发展是解决问题的惟一途径。”

而此前的11月3日,田强已向员工发了内部信。与宋强调情怀完全不一样的是,田强在内部信中强调的是绿城所面临的库存压力、30多个项目所面临的重大风险,以及融创团队进入绿城的近半年以来绿城人如何从困境中艰难突围。“我们应以十分的努力和出色的业绩承担起我们对绿城的使命和。”

资本决定胜负

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兄弟反目?使得原本严肃的生意变成了一出闹剧?暗礁,在7月融创接管绿城后,已经埋下。

本报了解到,在融创接管绿城的7月份,宋卫平希望及早与孙宏斌完成交割,以尽快了却心事;但当时孙宏斌表示要等港交所判定是否为一致行动人后再进行股权交割。

然而时隔一个月后,急于交接股权的已经不是宋卫平而是孙宏斌。在融创团队高效运作下,绿城业绩从8月份开始好转的同时,也因促销、项目开发引来绿城老业主及合作方的投诉。此时,孙宏斌催促宋卫平交割股权时,宋却表示了犹豫。

一位参加11月17日与宋卫平会面的与会人士向本报透露,按宋卫平方面的说法,7月的时候宋卫平并没有终止交易的念头,但8月份对融创的管理产生了忧虑,“宋卫平希望孙宏斌能提出解决办法,维护业主权利,保证绿城能长久、稳健地运作。”

可是,8至10月间,融创以其“狼性基因”帮助绿城提振销售业绩但仍没找到彻底解决与业主及合作方的纠纷办法的同时,房地产市场无论政策背景还是市场行情都有了变化。随后,宋表态重返绿城,双方关系开始恶化。

杭州一位地产机构高层指出,孙宋的不和,表面看是因为宋卫平不断接到老业主、合作方、供货商的投诉,深层原因是两家公司之间运作方式和企业文化的不兼容。

虽然宋卫平回意已决,但有没有钱是个大问题。有媒体披露,融创收购绿城的约50亿元资金中,30亿元用于偿还四季酒店、绿城教育的债务,还有20亿元仍在账户中。“30亿资金缺口问题不大,资金基本能到位。”接近宋卫平的消息人士称。

有了钱,绿城就是宋卫平的了吗?

了解到,如不被认定为一致行动人,融创收购绿城股权的交易将继续。若此,还坚持重返绿城吗?宋卫平在给《华夏时报》的短信中却回复称:“抱歉,以后有机会当面聊。”

而若被港交所认定为一致行动人,双方的交易将自动作废。即便这样,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孙宏斌坚持收购。此前在绿城年中业绩会上,孙表示在任何条件下都会坚持收购。业绩会后孙宏斌向表示,即使自己没有足够资金,还可以联合其他机构或公司,“钱是可以找到的,问题不大。”

问题是,当融创不得不发起对绿城全面收购要约,同时还要承担绿城相关负债时,事情就没那么好办了。有消息披露称,融创全面收购资金近200亿元。接近宋卫平的消息人士透露,融创还需要另外承担绿城此前所欠一笔约24亿美元的贷款融资协议。

背这个包袱上路,孙宏斌这时除了能力还需意愿,结局将被迫多变。就此问题,融创方面给的回复是:“以公告为准。”

全自动凉皮机
压力开关
篮球馆木地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