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金融

我不止一次提到性外四首

时间:2019-07-13 11:23:1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不止一次提到性》(外四首)内黄老南不说道德,它在更不道德地解读道德用些虚化了的枷锁锁住真实不说真实,真实是夜幕下,静谧处不安分的人更在安分地守着自己什么又在发生,什么又不能发生谁来判定一一也判定性一一判定性奴一一判定奴性一一这些只是开始,谈谈″性"会脱下自己很多无知:无知的外衣遮住羞矜的肤色皮肤里种下的原始会像露水润滋着晨时的绿苗,那怕是野草在她生命的季节里有了性就有了生命和延续说到人脑海中的浮现又会是怎样的场景……没有了性……扭曲了性……性另起了别名这些看似的″可贵" 人已分化成无血无肉的一个个命题我不止一次地应和着她的别名在酒吧,在朋友聚会的桌上在人多的地方,风掀起的风景里一一我不止一次地提到了性在夜晚,在独处的静夜中《纸包火》内黄老南刻上深深的笔痕,用尽全力把难难那个词的意境巧妙地放进去再用力折叠丟在不易被发现的隐秘处不见阳光,不见世俗,也不见尘埃让她静静地躺着,返个身也不惊扰他人一张薄薄的纸,藏住远方的河流流水的声音在河床上变换出音符变换出一个女子在河中的影影绰绰岸边的男子倾目投诚连成一幅画,山川尽失这得用我多少精力才欲得的一个字啊!一个藏在薄薄的纸上一个厚厚的字一个用尽全力又怕灰尘淹没了的字她醒着,我难入梦乡她睡了,我入迷对她的观望那是久久已别熟悉的渴望又像是饥渴在沙漠的我对一滴水的向往她像火一样把我焦烤我却把她刻在了纸上没有火焰,没有硝烟,又如冰凉只有纸和笔,笔和手牵出我的心心在不停地跳动,跳得周身发慌(为什么说有些诗歌理论不适合当下写诗的处境。会裹足作者对现代诗潜意识的创作与探索,这虽然不是全部,但确实存在。例如:某些诗人对留白与节奏的认识。留白不是所有诗都需要留白,要分诗的风格和语言,很多诗的内涵在诗句中以形成强音,主音,收尾或许轻音更好。再有现代诗在发展中由语言美向意象转化,意象不是意境美,意象是单句或单节及字词会有独立内涵和意境在整体连接上又有承合性,这样内在的追求会使句式读感上的节奏被淡化,更是在追求内在的连接。或许这是现代诗发展的一个方向,只能说或许,结合时代需求更服务于社会才会是诗歌的主流)《节日里的悲伤》内黄老南云淡风轻化开往日的忧愁节日里你的远走倾诉离忧悲伤,哀怨,寒流落满庭院,冬在留守瘦枝凉风度化谁的春秋夏日的艳丽归藏梦中幻一团火,烤打不及冬日的揪怀抱离伤,轻抚眉头怀抱离伤,轻抚眉头幻一团火,烤打不及冬日的揪夏日的艳丽归藏梦中瘦枝凉风度化谁的春秋落满庭院,冬在留守悲伤,哀怨,寒流节日里你的远走倾诉离忧云淡风轻化开往日的忧愁《魔在心口睁开了眼睛》内黄老南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像挥不去的游云走了又飘来在阳光的缝隙中时隐时现这么多年了,你还在不知青春的容颜改变多少暮老中那夕阳低垂,你的光线会为远处搭起多少柔波都老了,这么多年影子依稀更凝辩真伪是你,那苍哀的呼吸里找不到我的芳香或许芳香已淡淡飘远,留下清瘦掩饰你久远的寄思都老了,不再问世事那固有的善良也脱去世事的虚衣魔在心中升起,我早知这已再无法力魔睁开了眼睛,爱魔已不再邪恶慈祥的光波藏不住软软的弱不再问世事,都老了无所事事的你我怎就回到了同一个起点那是交错后的分手,谁也不惜重逢你的柔波相撞我软软的弱《醉花落夕阳》内黄老南正如我轻唱一首歌一首久远的告别,飘着淡香时不时在心的海洋荡起温柔的海风和着我的船桨正如我走在清风的路上满目绿叶在阳光中和缓摇摇摆摆,姿态在空中的柔美摇碎小花的张望正如我是一束小花的身世一棵矮草是我生命的脊梁我在她历尽辛苦把我送向蓝天远和蔚蓝我要对她轻念也许我还在谁的脚下还是在你博大的怀中在不尽的轻歌中我的善良伴着和唱:醉花落夕阳

急性附睾炎怎么自我治疗
昆明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病
云南癫痫病权威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医疗纠纷 小程序在线生成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