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三青门外 第六十三章 祭茗宫之劫(3300字)

时间:2020-01-16 22:59:3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三青门外 第六十三章 祭茗宫之劫(3300字)

(天山祭茗宫)

墨嫡的千万发丝死死地缠着启啸的双手,尤其是手腕,至使其一时间动弹不得。

不过,也仅仅只是一时间罢了。

发现受伤的左臂使不上力的启啸,便将全身精气集中于右手,他紧握刀柄,咬牙凝神,猛地向后就是一抽,不料刀还未完全抽出墨嫡的身体,启啸的手便被墨嫡瞬间收紧的发丝扯得无法动弹。

“你是想让本座,向对付叶鸢那样对付你吗?”启啸神色如刀,语气似剑。

虽然启啸在地鬼的探子昨夜已告知他叶刺的双重身份,但此时启啸在墨嫡面前,仍用“叶鸢”这个名字,毕竟若不是叶刺擅闯地鬼露了馅,如今就连启啸自己,也被墨嫡蒙在了鼓里,而这故意未说破,也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的眼线。

墨嫡此刻深深低着头,双拳紧紧地撺着腿上的衣裙,几乎拧成了一个球,整个身子有些微微发颤,似在忍受剧烈的疼痛。

这抽到一半便止住的冥玉刀,若如启啸所言,像在七生门前对叶刺那样再次刺入并反转,会比此时即刻抽离疼上百倍。

很明显,启啸的这句话,对墨嫡是一种威胁;只不过,他的这番威胁,未起任何作用,墨嫡紧缠的发丝此刻并未有一丝松懈之意。

见墨嫡不降,启啸双眉一簇,瞬间使出全力将刀猛地刺回墨嫡体内,而后瞬时一扭,墨嫡骤然因剧烈的绞痛而松懈了些精气,也就在这一瞬间,启啸抓住了机会,突然将刀拔出,刀刃向下一转,斩断了墨嫡原本捆着他右手的发丝,随即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刀尖对准了一个位置。

启啸对准的这个位置,让景蔚大惊失色,不禁奋力拍打着结界:“元帅,手下留情啊!一定有什么误会!一定是误会啊!”

启啸并未理会景蔚,双眸犀利无比,死死盯着墨嫡,盯着此时此刻他刀尖所对准的那个位置,那便是……

墨嫡的眼睛。

启啸原本瞬移至天山境内攻击天泉镜,目的有两个,一是为了引开墨嫡,防止她出手帮叶刺破了夙仙锁链,二是为了攻其软肋,击伤这位左护法,使其一时间无法重回仙冥。

天山赤旋链金冥盾的使用条件,作为通宵五界奇门遁甲数万年的启啸而言,自是清楚不过。若叶刺没了金冥盾,那么仅凭其现有的修为,还妄图将剩下的锁链全数拔出,无疑会魂丧夙仙圣坛。

但叶刺的生死并不是启啸关心的,他关心的是体内携有仙冥镇国之宝的魔梓焰,会不会因此被放走,哪怕有那么一丝丝可能,启啸都不允许。

要知道如今仙冥损失了百万仙兵与三大上仙,地鬼煌垒作为启啸一直以来的盟友,因触犯戒律而被处死,天山肃钰又不慎重伤,一旦魔梓焰逃回玄鸳,逃回满耳渴念身边,逃回由千万魔军镇守的翰索湾,那么仙冥在短时间,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再无实力与之匹敌。

所以,降服墨嫡,重返夙仙圣坛,迫在眉睫。

启啸用意念在其右臂周围构筑了一道防护结界,以免其被墨嫡新生的头发再次缠上。

而墨嫡,看着这正对着自己右眼的冥玉刀尖,只是无力地苍白一笑,因为这跟她在天泉镜中所看到的宿命,一模一样。

先前墨嫡一直不解,不认,不信,不服自己的命运,因她明明通晓了这位仙冥战神即将出的每一招,但是自己还是会败在他的手下,直到今夜,直到现在,墨嫡才终于知晓了自己,以及天山左护法的的弱点天泉镜。

这一刻的天泉镜,在墨嫡心里,是不能损坏的,没有了天泉镜,天山便再无左护法,再无九天困境,也再无此时此刻,即将从这镜中走出的信彤。

“本座再说一次,切勿执念与此,否则,你将失去的不仅仅只是这只眼睛。”启啸道。

墨嫡闻言,仅是双眼一闭,但她的发丝却将启啸勒得更紧,扎入地面头发也扎得更深,此时她的衣裙已被腹部流出的一股又一股鲜血浸湿。

景蔚的脑子空了,他不知为何墨嫡要这么做,因从头至尾,她的双手并没有被捆起来,她的头发也可以绕着启啸的脖子,将他勒死,即便她不一定是这位战神的对手,但凭墨嫡的修为,就算不能胜出,自保是完全没问题的,为何她不还手?要知道那可是她的眼睛啊……

如果天山左护法失去了双眼,那就如同猛虎失去了利牙,飞鸟失去了羽翼,士兵失去了武器,那会是什么样子……

她会永远成为一个废人……

而此刻的启啸,也未料墨嫡会对自己束手就擒。

在启啸看来,这位占卜师将五万多年的精气全都集中在发丝,将自己牢牢困住,无疑是在为叶刺拖延时间。

其实,正如启啸所想,若墨嫡以近身之战的方式困住启啸,不断反击,就方才天泉镜前那两招比试而言,只要启啸在对付她的同时不断攻击天泉镜,这位缺乏实战经验的天山左护法便会破绽摆出,应接不暇,一次又一次被启啸击伤,终的结果的就是,启啸不过数秒便可重返夙仙圣坛。

但墨嫡此时这种为了困住启啸,而几乎接近自尽的方式,让启啸心神微愣。

因为,墨嫡在启啸的眼中,绝非是一个为了他人可以不顾一切之人。

别的不论,就论两千年前天山全数将士随媛姬攻上三青门,唯独只有她,只有她墨嫡,不惜背负违抗军令的恶名,只身留在天山,在天山圣火中足足站了三天三夜,保全了自己。

难道在墨嫡心里,这个天山右护法叶刺的命,会比先前数百万的天山战士还要重要么?

很显然,这个结论在启啸心中,是一万个不成立的。

但此时分秒必争,这位战神已没有任何时间再去分析更多,于是他朝墨嫡冷冷一句:“你放还是不放?”

墨嫡闻言,面色依旧平静如水,毫无松开之意。

启啸见状手紧紧地握着刀柄,眼角的皮肉有些抽搐,就连脖颈的青筋都微微突出,随后便将刀横向一砍,血光一溅,在景蔚失声的尖叫中,墨嫡的脸上,那从太阳穴到双眼的位置,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口,从侧面看过去,这道伤口之深,毋庸置疑,已完废了她的双眼。

而此时此刻,启啸的冥玉宝刀的刀尖,已然对准了墨嫡的心脏……

景蔚已经完全失控,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攻击着眼前的结界,但这结界丝毫未损。

见一旁的午阳居然无动于衷,景蔚在他背上用力一打,大嚷道:“看什么看!赶紧帮忙!”

午阳好像被这一击吓到了,怔了怔,而后才怯生生道:“师兄,墨嫡构筑的结界,就算咱俩合力,也是破不了的。”

“你……!!!所以你就什么都不做么??!”

其实景蔚也明白,凭自己跟午阳不过几千年的修为,是根本不可能击穿墨嫡所构筑的结界,但是他必须得做些什么发泄内心的愤恨。

这个时候,景蔚甚至莫名产生一种冲动,想把身旁的午阳,这个臭海龟痛打一顿,打到重伤,打烂他的龟壳,让他再也不能安稳睡觉!不为别的,就因他从始至终沉默无言,看到墨嫡即将死在仙冥手上,他却无动于衷,默然看着这即将发生的一切。

而此时的启啸,手有些微微颤动,他知道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并非自己所愿,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走到这步,但眼前的这位天山护法,在跟自己博弈,赌自己的底线,同时,也让自己赌她的底线。

“你究竟为何要这么做?”启啸道。

横割双眼的那道触目惊心的刀口,已让此时的墨嫡鲜血满面,她想开口回答,嘴唇才微微张开,那不断滴下的鲜血便已顺势流入了她的唇中,咸味满至。

但墨嫡尝到的,却不是这腥腥的咸味,而是涩涩的苦味。

是的,两千年前的她,认知不足,在探索三青神域的道路上,无一贡献,只能眼睁睁看着天山全军覆没。

众人皆亡而独活,并非幸事,因活着的人,往往会比死去的人,更痛苦,更孤独。

而今时,墨嫡已经下定决心,若说一定要再牺牲些什么,才能朝那个神秘的国度再进一步,让世人知晓六界主宰,那就牺牲自己吧,希望仅仅只是牺牲自己,就够了。

此时的墨嫡这么想着,而后开口道:“元帅万年来战无不胜,世称战神,但是,您见过真正的战神吗?”

启啸闻言顿了顿,并未接话。

墨嫡继续道:“所谓战神,本属为神,而神出三青,元帅战力虽已问鼎天地五界,但难道您不想知道,手握三青神族军权的统帅,又是何人?”

启啸一怔,说实话,墨嫡的这个问题,他也曾想过,但这个念想,止于两千年前。

两千年前,媛姬被天神赐死,神龙肃钰现身,轰动天下。

各界帝王均率满朝臣子先后出访天山,目的只有一个,问清三青神域。

但可惜结果就如大家看到的那样,肃钰除了三青神海,对于其他的三青疆土和三青生灵,甚至对于那位给了他生命的三青,一无所知。

“元帅,魔梓焰可为您,为我五界生灵,寻得答案;故从今往后,只可助之,不可杀之;而镇国之宝,乃天神所赐,若遗失,属元帅失职,今日仅有我墨嫡独闯夙仙圣坛,取我之命,无可厚非,若天帝怪罪,就将我墨嫡的石首,悬于七生门前,以警后人!”墨嫡说着,双手一握胸前的冥玉刀,随后用力地捅进了自己的心脏。

石家庄九州医院正规吗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怎样
卵巢早衰有什么症状
安徽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汕头包皮过长医院在哪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