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身在何处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7:49:2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一  身底下一阵阵冰凉袭来,怎么这么冷啊?这么冷!  我抬手去拉被子盖,可这手怎么这么沉,好不容易抬起,却只摸到一层薄薄的床单一样的盖被。  我的背好凉呀!我喊,但许久都没人回答我。我想,我干嘛不翻身呢,我奋力往左侧翻去。  咚的一声,我感到自己已经爬到了地上,好在两只手自我保护的支撑了一下,但我的额头还是很痛了一下,一定是碰到了。两只手的感觉就是凉和硬,一定是翻到了地上,可我家卧室里的地面上铺着地板,这手下还有沙粒一样的东西,难道我不是在家里?那我在哪里?我睁开眼睛,四处都是黑暗。  我一下子就跃了起来,在这黑暗里四顾,看到一线形的微弱亮光围成一个长方形方框,这不是门吗?我摸索着往门那儿走,这时,外面传来哭声,越来越响亮,我的心揪紧了,我这是在哪儿啊?在哪儿?  哭声越来越近,门哐的一声就开了,接着就是啪哒一声,灯一下子亮了。我被强光一击,咪上了眼睛。  啊……啊……  就听到几声男男女女的恐怖惨叫声,我睁大眼睛,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人正张大嘴,双目圆睁的恐慌样子,身后两个穿白大褂的推着车,也是张大了嘴,双目圆睁的恐怖状,车上躺着一个被白被单罩住的人?死人?后面跟着几个没穿白大褂的正在止住哭泣抬起头来好奇地睁大眼睛的人。  哭声……白大褂……冰冷的床……白被单下的人形……见了我得吓得惨叫的样子,我扭头,看到的是身后的水泥床,地上的白被单,旁边的一具被白被单蒙住的人形。  鬼……鬼啊……  我忙回头,看到那两个穿白大褂的扭身就跑的身影,和门口摊倒的那个中年男人。我继续前行,刚到门口。  哇……哇……鬼啊……  只见刚才医生推的床后跟的几个人大喊大叫着,都扭身跑了。我跨过那个瘫倒在门口的中年人身体出了门,被冷风一吹,这才确定,自己是从太平间里走出来的。我连忙扭回身,准备救这个被自己吓瘫的人,想想自己今天能活过来,肯定是自己平时有爱心和善待周围人才集的福报。想到此,我就蹲下来,扶起他的双肩拼命摇摊在地上的这个中年男人,只见他一睁眼,看到眼前的我后,没一会儿就又闭上眼耷拉下了脑袋。看来是见到我又给吓死过去了。  我知道他一定是把我当成鬼了。我这才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穿着寿衣,也来不及脱衣服,救人要紧,我立即用手狠狠的掐他的人中。他再次睁开眼睛,说,你的手是热的,你不是鬼对吧?  我不是鬼,那水泥床太冰冷,我翻身掉到地上就爬起来出来了。  他看着我灵活转动的眼睛说,你真是人?  真是人,一定是阎王不收就又把我给打回来了呗。  呵呵……呵呵……  他傻傻的笑了起来。我则放开手站立起来向门外走去,刚走到太平间房子后面,就见两个保安手举电棍一边跑一边喊,鬼在哪里……鬼在哪里?  那个中年人慢慢站起回答,哪有什么鬼,是昨天下午送来的那个无名氏没有死,又活过来啦。  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被吓昏过去后还是她给掐醒的,而且是掐醒了两次。  那就好,把这个也推进去。  他们三个人把推车推进太平间,又合力把死尸抬放到水泥床上,把白被单蒙上,这才关了门,一起离开。  我想到刚才那人说里面有一具无名死尸,我就折回到太平间,打开灯,看了看我刚才摔下来的床旁的那张床边耷拉着细长的手腕上挂着手圈,拿起看到上面写着:无名氏,女,死于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我把这手圈取下,把自己手腕上的手圈取下套在她的手腕上。掀开床单,看到这女人的脸上满是血迹和脏东西,衣衫不整破烂不堪,很脏,还有股很浓烈的汗臭味等,一定是个流浪女。我拱手对她说,打搅你了,不过,你这下子可以被安葬了,入土为安吧!她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裤,我没用什么力就撕掉了她身上的那件破单衣裤,把自己的外面一层脱掉给她好不容易套上,然后,把白被单再蒙上。拿上那个她的手圈,想着明天上班后,她就会被拉到火葬场里的殡仪馆化妆的。那样,别人就不会怀疑了。  关了灯出来,把门关好,把锁照原样挂在扣里。这可能是怕什么动物钻进去诈尸吧。  夜,寂静得我连自己的呼吸都听得清清楚楚的,太平间门口高挂的那盏灯也是发出微弱的淡黄色光,给这里本来就神秘的气氛更是蒙上了一种恐怖气息。想起自己刚才的所为,现在才有些后怕。可刚才怎么就一点都不怕?还给她穿上了自己的寿衣。  我朝着家的方向跑去,我要回家看看,我到底是继续装死,还是活过来。我想起了手上的无名氏手牌,顺手就把它扔到路旁边的垃圾桶里。既然明天我就要被火化了,何不装回死,看看家人的表现;再说我死得蹊跷,也要查一下个中原由才对,否则,岂不死、活得不明不白?反正我也没有工作,是个闲人。对,就装回死,看看他们没有我这个闲人的幸福生活吧!我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    二  一路上,我想起自己患的是急症,当时肚子很疼,被丈夫送到医院后也没查出原由,后来就一直腹胀,又从内科转到外科,到手术室后上了全麻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这么说我是在手术时死亡的?我一边跑一边摸肚皮,的确有个疤痕样的东西,摸着还有点疼。可我怎么就死了呢?  到了家门口,从藏钥匙的地方取了钥匙打开院子大门,再放回原处。进了院子,关上大门。取出藏在老地方的房屋钥匙后开门,蹑手蹑脚的进去,看到自己的灵堂。上楼,到自己房间,看老公睡得正香,一定是白天忙坏了睡得很香。到衣柜里取了几套衣服抱住上阁楼,这才打开灯,走到穿衣镜前,看到的是一个长发披散,面容微胖,面色苍白,口唇发紫,额头破了一小块皮(应该是刚才从水泥床上翻身时摔的),还有血涂抹在脸上四处,很是吓人。怪不得那些人吓得大叫呢?我不禁笑了起来。  我到水笼头下洗了脸(阁楼上有水笼头,出了小阁楼就是二楼平台,养了盆栽蔬菜和一点花。),扒掉一层层寿衣,看到自己肚子上还真有一个三厘米左右的刀口,粗糟的缝合上了,伤口新鲜,还有些疼。我忙到旁边储藏室取了药箱,用碘伏消毒,撕开纱布外的朔料包装,取出一块盖在伤口上,用胶布粘牢。这才穿起衣服来,好在现在是春天,穿得不多。很快就穿好衣服,把寿衣藏起备用。下楼来到餐厅,在冰箱里看到有很多吃食,拿了一些上楼,又取了一瓶水,就上来吃。吃饱,钻到阁楼南边的小房间里的小床上睡觉。  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虽然很累,可满脑子都是疑问,我怎么就死了呢?我才五十岁呀?我儿子刚娶了媳妇,孙子还没有生呢?可我怎么就死了呢?不过一肚子痛而已,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我怎么就会在开刀时死了呢?碰到了庸医?还是……  这样胡思乱想着,我就昏昏沉沉的睡去。  妈妈……妈妈哎……  被一阵高过一阵的哭喊声吵醒后,睁开眼睛,暖暖的太阳光透过淡黄色的窗帘射了进来,看看自己躺在阁楼上的小床上,这才想起自己昨晚是从医院太平间里跑回来的。  下面传来的哭声看来是在哭自己,可这声音不像是儿媳妇的声音,是啊,她也不会这样大哭大喊的,毕竟还是个知识分子,又是个小女生,刚进门和我也没有什么太多感情。那一定是请来的专门哭丧的人在哭?  再听听,的确是哭丧的人在大声哭嚎。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爬起来拉开窗帘,只见太阳高悬在东边的天上,估计也差不多十点左右。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在叫饿了,我跑到水龙头下洗了把脸,用昨晚未喝完的凉开水簌了簌口,抓起昨晚未吃完的馒头、卤肉什么的就大口吃起来。  现在想想,还是活着好!有吃有喝又有家人的陪伴,还有暖暖的柔软的床睡。不像死人睡在那么冰冷的水泥床上,今天上班后那个流浪女一定被当成是我给拉去殡仪馆冰冻在冷柜里了。是不是死人的世界就是冰窟?要是像国外对死亡的解释那样的话,人在死后,灵魂出窍和身体分开,那剩下的躯体一定也是冰冷的没有温度的才对。  以后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省吃俭用、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了,要潇洒走一回,活出个样子来才对。想到这儿,我赶忙到那个秘密地方,打开,看到自己的存折还是静静的躺在那儿,上面虽然钱不那么多,可那是自己这半生存下来的养老钱。旁边有丈夫婚后工作年买给自己的金戒指、金项链。还有两件母亲的遗物,两只玉镯,据母亲说是她婆婆家传下来的。我一样一样的抚摸着,拿起一只手镯戴在手腕上,很冰凉。怪不得人们说,这玉就是要人戴,长期以往才会和人一样,不再冰冷。再把丈夫买的金项链戴上,自己的整个脸都被衬托得高雅了。戴上戒指时,我有些犹豫,万一撞见丈夫,他会发现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怎会记得?要不是我想到自己的养老钱,连我也忘了呢!管它呢,伸手,玉镯的乳白色亚光和金戒指的亮光相呼应。仔细看看,自己这粗糙的大手瞬间增辉不少。剩下的一只玉镯就留给媳妇吧。这时我在想,好在自己活过来了,要不这些将留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地方。  看过自己的宝贝后,就定下心吃饭,吃饱了,这才想起以后该怎么办?我爬到阁楼的前窗边,打开窗户,偷偷向院子里看去,我家三间大房,走进院子大门右手边也就是东边,盖了一排平房,用做厨房和餐厅。只见院子东边搭起了大棚,大棚是在附房上的两犄角上和正房的犄角上用绳子连在一起拉起来的,中间有四米长三米宽的空间,这是我们本地的习惯,每家每户死了人都要在院子里搭个帐篷,一为守灵,二为方便亲友来时好坐下吃喝。  我看到亲戚三三五五的到家来奔丧,进来时都是很急,出去时都眼圈发红。是啊,大家都知道我是多么的不容易,考高中时全县,可父亲染病,为了哥哥能上大学而放弃学业出去打工供哥哥读完大学。打工回来时年龄已大,嫁了个家贫的剩男。房子还是在娘家的宅基地上简单搭建起来的,后来才加盖成了现在的三间大房,生孩子时又难产差点要命。这一路走来,都是在付出中努力奋斗着。好在十几年前我们村城郊的土地被征用,给了我一个工作的机会,可自己却把这个机会给了高大憋屈的丈夫。一个男人没有工作要比一个女人更悲哀,希望丈夫从此能抬起头挺起胸膛做人,让自己家兴旺发达起来。  这在当时还被大家骂为傻冒。可我还是习惯性地一笑而过!人生在世何必太计较,无论钱财还是名利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我相信丈夫是爱家的,这个家也需要他来顶天立地支撑起来。儿子大学毕业工作后找对象时,大家才知道我当时把那个工作机会让给老公是多么的正确。后来在城里给儿子又按揭了一套房子,离自己家也不远。儿子找了个漂亮能干又乖巧的富裕人家的独生女,光陪嫁就让十里八村的人家羡慕的不得了。我这一颗心终于落到了怀里,不再焦急苦忙了。可谁曾想,却因为一时的肚子痛而险些丧命。    三  到了晚上大家都熟睡后,我爬起来又搬上来些吃食和几瓶水,又到储藏室找了些年轻时自己穿过的旧衣服藏好,还找了一双儿子上学时不穿的旧运动鞋试试很合脚,都存好,这才吃饱了肚子入睡。  自己死后的第三天,也就是自己回到家的第二天,是自己出殡的日子。这天一大早,我就被嚎哭的哭丧婆给豪醒,我决定乔装打扮也混进去看看。年轻时在广州的服装厂里打工,那里的品牌服装被仿制后贴牌销往国内外。那时买的衣服都是厂里出口转内销的品牌服装,即便宜又大方妖娆的服饰,即使到了今天也不怎么过时。  换上年轻时的衣服,好在自己还没怎么发福,我也显得年轻了不少。把长发披散开来,这在以往二十几年来是从来没有过的,因为家务忙不说,还要下地干活,自己又是个好强的女人,什么也不愿落后于人。哪还有空收拾这头发,都是一把抓再用皮筋套紧便是。如今倒有大把时间来收拾自己了,真是有点讽刺啊!从今天起,我要爱惜自己,学会享受生活,也不枉来世走了这两遭。  对镜给脸上抹上媳妇去年过年送的摸脸油,看着镜中高挑、白皙的自己,虽然已经五十岁的人了,因为常年在田里劳作,皮肤干燥,但还是没有晒黑,涂抹了面霜后,加上这到家后休息好了,就很润泽,大眼睛还很灵活,就是太干涩,鼻子还挺括,小嘴也有些干燥,满头的黑发倒是黝黑发亮的,偶尔也会看到几根青丝夹杂在里面。猛的一看,也不过像四十出头岁的女人。  看来,这女人还是要打扮,这不,就这套年轻时候的衣服穿上身,人立马就年轻了十来岁。再看看颈前那黄灿灿的金项链,佩戴在自己这白皮肤上,很光彩亮丽。再伸出左手,看着金光闪闪的戒指和乳白色的和田玉镯,赶忙给手上涂上厚厚的护手霜。两只手不停地摩擦着,直到护手霜全部吸收。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我的心里瞬间荣升起一股自信来,并弥散到全身。我伸直腰板,挺胸抬头。这镜中的女人还是自己吗?那个常年忙碌于田间地头和家里灶头间的农妇吗?我惊愕不已。  原来人的改变就是一瞬间,那是思想观念上的转变啊。看来我不仅是来世走了第二遭,还要重新再痛快的活一回了。 共 922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好的治癫痫研究院
怀孕女性患有癫痫的预防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